• 题目:Understanding Domestication Through Maize Mutants
  • 时间:2018 年 11 月 07 号(星期三),美西时间(Pacific Time)6:00 PM
  • 地点:YouTube live stream
  • 主讲人:董朝斌(Zhaobin Dong)UC Berkeley

与高度分枝的野生祖先种相比,抑制侧生分枝被证明是高产的理想株型,因而在多种驯化作物中均受到选择。前人的研究表明从大刍草到玉米的驯化过程中可能仅有几个基因是必需的,其中之一是还原转座子驱动的teosinte branched1(tb1)转录因子过表达来实现对侧生分枝的抑制。在这里我将介绍tb1的下游靶基因tassels replace upper ears1(tru1),并展示tru1也在驯化过程中受到选择, 并由此导致的野生种和栽培种间的表达和功能差异,揭示 tb1-tru1介导的分枝驯化效应的关键步骤。

原文详见:

Dong et al., PNAS 2018

幻灯片和Youtube视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