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间:2017年7月5号(星期三),美西时间(Pacific Time)6:00 PM
  • 地点:Youtube live stream
  • 主讲人:梅文彬, UC Davis

摘要:

人类基因组只有两万个基因, 但这两万个基因组成了复杂的核糖核酸和蛋白网络,在这个过程中一个基因往往能够产生很多个核糖核酸或者蛋白质,在果蝇中某个基因可以产生几万个核糖核酸或者蛋白质。这个由一个基因组通过基因内结构的重组产生不同的核糖核酸或者蛋白质的方式叫做可变剪切。很多神经方面的疾病都会造成可变剪切的变异,比如说自闭症,脊髓性肌萎缩,早衰症,各类肌肉萎缩疾病等等。

在植物研究当中发育和对环境的适应两个方面会对作物的产量和质量产生直接或者间接的影响, 研究发现,可变剪切在发育和环境的环境适应过程中具有很大的弹性,利用公共数据我们对整个玉米基因组的可辨剪切进行了普查,特别是发现了在玉米籽粒发育的过程中可变剪切可能可以调控部分基因的表达,基因在不同的耐旱情况下会产生不同的可变剪切,另外我们发现了某些特定的突变会造成玉米不同株系间可变剪切的差异表达,通过比较基因组学的方法我们发现了在玉米不同的亚基因组之间的可变差异的表达。

除了通过经典遗传学的方法,如何找到可变剪切和作物形状之间的联系是一个研究热点。如果在进化的过程中产生了功能选择,那么可变剪切就会变得保守,我们通过多物种全基因组的可变剪切的比较发现了很多在禾本科内保守的可变剪切,有些甚至在整个单子叶植物或者被子植物里都是保守的可变剪切。最终通过研究可变剪切在不同植物发育阶段以及对环境的影响,我们可以把可变剪切作为一种检测的手段,以及用来预测作物的生长。


Some review papers for splicing and structure variation, suggested by the speaker, Wenbin Mei.

Splicing:

Structure variation:

Slides和Youtube视频

  • [Slide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